临渊渊渊渊渊

是个庙粉 主混全职坑 还是个Lo娘嘿嘿嘿
QQ 1078880595欢迎来找我玩儿!
cp什么的我杂食你们吃什么我基本都不介意der!
来找我玩哇w

〔喻黄〕今晚月色真美

写作业之前赶出的产物
很短非常短又似乎不是很短反正很快看完就对了
文笔垃圾
梗很俗套但是将就这看吧嘻嘻
如果不介意的话请往下看8



繁华的都市里霓虹灯闪闪烁烁,夜空中的星被明亮的灯火照的失了光色,直留一轮圆月惨淡的挂在天边。

“队长队长,今天是中秋节哦,豆沙陷的月饼来一个吗?”黄少天手里提着一袋月饼,笑着对喻文州说。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递过来的月饼顺其自然的接了过来,他看着黄少天愣了几秒,黄少天当她在发呆,便大大咧咧的坐在了喻文州旁边。

“队长我们去给大家送月饼吧,好不容易过个节,没想到上头不让我们休假,惨无人道啊……我这个善良体贴的副队肯定是要去给我们的队友送去关怀温暖和爱的,所以队长你去吗?”黄少天一口气说了一堆,便扭头看向喻文州,眨了眨眼似是在征求喻文州的应允。

“真好看。”喻文州突然没头没脑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恩?什么好看?”黄少天被喻文州突然这么一下搞懵了。

你的眼睛真好看。

“没什么,我说外面的月亮真好看,少天我们去送月饼吧。”喻文州站起了身。

黄少天也没多在意,跟着站了起来,一溜小跑便走在了喻文州前头。

到了训练室,大家都在里面,听到有人进来的响动齐齐往门口望去。

“黄少呀,这一大袋的月饼是要给我们的吗,黄少你难得大方啊?”郑轩将椅子滑到了黄少天跟前笑嘻嘻的调笑道。

“滚啊你这话说的我以前很抠一样?郑轩儿我告诉你这月饼我们吃,你别想有份。”黄少天拎着月饼绕这郑轩走开了。

“欸别啊黄少,我开玩笑的你别当真啊!”郑轩站起来去扯黄少天的胳膊。

“滚滚滚滚滚给你就是了。”黄少天低头在里面挑挑拣拣,最终把所有的五仁月饼拣了出来放进盒子里塞给了郑轩。

郑轩满心欢喜的接过了盒子,打开一看月饼上印着的“五仁”二字让他欲哭无泪。

“黄少天是魔鬼!”郑轩将这几个五仁月饼拍下来po在了微博上,没几秒底下的评论便是清一色的哈哈哈。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忙忙碌碌的身影,也帮着分发起来。

……

“少天?”喻文州看着瘫在沙发上的黄少天有些想笑。

“干…嘛…文…州…我…要…累…死…了…”黄少天举着手机一脸颓废。

“去看月亮吗?”喻文州笑笑。

“好呀,文州我跟你讲今天的月亮肯定超级圆超级大超级亮一定超级好看!”黄少天突然来了劲,从沙发上弹起来直奔阳台。

“唔……”黄少天趴在栏杆上仰着头看着月亮。

月亮明晃晃的,旁边有几丝浮云在旁边飘动着,朦朦胧胧的,它与它之下繁华的都市格格不入,恍若不是一个世界的物事。

“少天,你知道,我之前说什么好看吗。”喻文州扭过头,看着黄少天的侧脸。

“恩……难道你不是说是月亮吗。”黄少天继续抬头看着月亮。“多好看啊。”

“其实我说的,是少天。”喻文州神色平淡如水。

那时喻文州觉得黄少天眼里是不是把夜空中的星辰全都夺去了,只是短暂的那么一眼,却也足够做到在喻文州的心里涌起惊涛骇浪。

“今晚月色真美。”黄少天歪了歪头,笑着看向喻文州。

“恩,我也觉得。”喻文州扣紧了黄少天的手。

糟了
心动了……

一入腐门深似海:

黑粉,我劝你们善良,鱼熊掰了,伪白掰了,现在想要把欲沐也搞掰???
我们已经圈地自萌并不上升真人了,还想怎么样。
把太太的文发给蒸煮对你有什么好处?
现在太太已经准备删文退圈了,你们满意了?
要点脸吧

你回家吧

我在等你呢

感谢这个夏天与你们相遇

真的很开心看到你们四个在一起啊

虚伪一个人唱了安和桥,老白一个人吃了麻辣烫。

只是避避风头吧

从来没有这么关注过几个人

为了他们的事情辗转自己却无能为力的感觉真是太难受了

希望他们几个好好的

就算是真的散了希望各自好好发展了

但是私心还是想你们在一起开开心心的啊

贴吧知乎骂的那么难听我也不想再进去看一遍了

期待魔人者联盟第三十三期

不想看到你们因为这些小事就散了

说好了四个人永远在一起的啊

〔喻黄〕盛夏03

文笔辣鸡写着玩而已(逃避现实)
食用愉快w

Chapter.3
半夜里,喻文州想翻个身,结果迷迷糊糊感觉到有东西压在他身上,下意识地睁开眼,便看见黄少天像个八爪鱼似的手脚并用地贴在他身上,一条腿架在他腿上,一只脚还被喻文州的腿压着;两只手也不安分,一只手揽着喻文州的脖子,一只手枕着自己的头。总之,睡相是真的不敢恭维。

  两人靠的很近,近的喻文州都可以感受到黄少天的鼻息轻轻地扫过他的脖颈。

  一切都美好的不真实。

  早上黄少天破天荒地醒的很早,要知道,他可是能一觉睡到下午三四点的男人。但黄少天一扭头看见喻文州的睡颜,想瘫回去睡觉的想法突然就被抛到了脑后。

  黄少天仔细观察着喻文州的眉眼,说不上是惊艳,但很清秀,看着很舒服的感觉,黄少天简直想象不到喻文州如果生气会是什么样子。

  “好像比我好看。”黄少天嘟囔着。

  “我听到了哦。”喻文州缓缓睁开眼,眼里满是笑意,清澈的眼眸里倒映着对面人染上粉色的脸庞。黄少天立马用手捂住脸“啊啊啊啊啊我什么也没说文州你什么都不知道啊啊啊啊啊。”黄少天这么一叫,得,叶修醒了。

  “黄少天你大清早的瞎叫什么呢,公鸡啊你,六点准时报时吗?”叶修不耐烦的揉了揉眼睛,稍微清醒了一点才看清黄少天脸上淡淡的红晕。“哟,对不起啊喻少天我叫错了啊,喻夫人早上好啊。”

  “什么喻夫人啊叶不羞你净瞎说,我可是在和文州交流感情你说对不对啊文州?只不过出了一点小小的意外我们很快就能解决对不对?”黄少天开始睁着眼睛说瞎话。

  喻文州今天到是一点都不配合他“没有的事,只是少天一撩就炸而已。”

  叶修快要笑到没声了,但还是强装镇定,努力憋笑,“哦?在床上交♂流♂感♂情?黄少天你面部表情那么社♂情,真是让我不是很信你们两个只是在床上进行纯洁的思想交流啊。”

  “滚滚滚滚滚你脑子里都装着什么东西,一天到晚就想着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你怕不是欲求不满吧,而且谁的面部表情色♂情了,那明明是被子闷的热。”

  黄少天和叶修闹这么一出,倒是把宿舍里的甚至宿舍外的人都给吵醒了,隔壁方士谦被黄少天吵到不行,来他们的寝室敲门了,还在门口装模作样地捏着嗓子说:“黄少天你个小逼崽子,还不给你妈开门,你看看你都在学校搞什么东西,一天到晚不务正业还找了个男朋友,看我今天不收拾你。”
  寝室里哄笑成一片,张佳乐打开了门,“啊隔壁方四千啊。”然后咧着嘴嬉皮笑脸地打算强行关门,被方士谦用脚死死抵住,“喂张佳乐你们这就不对了,不仅扰民居然还不让投诉,今天我方士谦要来制裁你们。”说着一闪身进了房间,看见黄少天和喻文州坐在一张床上,喻文州还一脸宠溺的看着和叶修吵的不可开交的黄少天,感觉自己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咳,好了各位我是来投诉的,都正经点啊。”方士谦干咳一声,引来了旁边黄少天和斜对面叶修戏谑又略带一丝嘲讽的眼神。

  “首先吧,这两个人真的实在是太吵了,黄少天嘴巴跟机关枪一样的能说我倒能稍微理解一下,毕竟关爱智障人人有责嘛,叶修我就不懂你了啊,没事和这个话唠吵吵,有意思吗?”方士谦指指黄少天又指指叶修,黄少天还挥舞着拳头抗议着方士谦说他是智障。

   “然后,我觉得你们这一窝小崽子实在是太不尊重你们的老父亲了,敲个门你们居然还笑,笑什么呢啊?一点做错事的自知之明都没有,我们以后怎么愉快的相处啊是不是。”方士谦一屁股坐在张佳乐的床上,翘着二郎腿一本正经的“投诉”着。

  “哇方四千你真是好不要脸,我看你跟叶不羞有的一拼,如果你不想听我们吵吵你可以把耳朵堵上不要听啊,又不是我们强迫你听的,而且我和叶修吵架了吗?当然没有,我们在进行友好的交流,你一定对我们有什么误解。而且如果你可以在找我们之前把耳朵堵上就听不见我们讲话,听不见我们讲话你就不会来找我们,一切都不会发生,你怎么就屁事那么多呢。”说完黄少天还翻了个白眼又深吸一口气,一口气说这么多 也怕不是要说话说到缺氧。

   方士谦无言以对。

   方士谦想把黄少天吊起来打却又没有正当理由。

   方士谦觉得这个寝室对他充满恶意。

   方士谦站了起来。

   方士谦转了个身。

   方士谦破门而出。

   “告辞。”方士谦说。

    方士谦离开了。

   “少天?”喻文州喊了声。 “嗯?怎么?”低头沉迷手机的黄少天应了声。 “少天还记得和叶修打的赌吗?” “啊?打什么赌?我可没和他打赌,不存在的。”黄少天选择装傻。 “我可都看见你们打赌的全过程了哦。”喻文州笑了笑:“要不少天就跟我一起姓喻也不错啊,喻少天?”

   “啊?????那可不行,其实吧我觉得黄少天好听一点,而且姓喻的话郑轩儿就要喊我喻少了不行不行不行。”黄少天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

【喻黄】盛夏02

写作业之前悄咪咪更新一下w
文笔辣鸡
如果有bug的话轻喷x
第一次写文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但是莫名兴奋hhhhh
顺便有一点伞修xxx同学想看写伞修就写了x
食用愉快w

Chapter.2
  黄少天在前面快步走,喻文州在后面大步追。

  走着走着黄少天觉着哪里不对劲,边走边想了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还抓着喻文州的手,吓得一丢。“啊…那个…对不起啊,我就是有点急啊呸我就是想快点去呸也不对就是我也不知道怎么表达的那个急也就是不知道在做什么的急啊反正就是因为一些不可抗力的因素导致我大脑混乱文州你别在意啊。”

  “没事,我不介意的。”说着喻文州拉过黄少天的手。“走吧。”

  黄少天一脸呆滞。嗯?????他这是有什么别的意思吗?还是我想太多???

  黄少天心情复杂,现在是真的是因为某些不可抗力因素导致大脑混乱了。

  “哈哈哈哈哈黄柯基你看你那委屈样,哟,小手还拉着的嘛,你俩关系不错啊哈哈哈哈哈。”张佳乐蹲在石椅上嘲笑着黄少天。

  “我可去您的吧你再这样我可不请你了你不厉害的很吗你自己买去。”黄少天开始威胁张佳乐。“好好好好好我服了你了,我闭嘴,闭嘴行了吧。”张佳乐举起双手作投降状。

  一行人走到摊子前,点了不少东西吃,黄少天辣的说不了话,一个劲的喝雪碧;郑轩在一旁和徐景熙腻歪着;叶修拿着手机和苏沐秋视频,专门把镜头对着羊肉串“阿秋你就羡慕吧要你把论文拖到现在,现在好了吧,明天要交,哥在这里撸串,你却在写论文,啧啧啧。”“阿修我看是你欠操了还是我苏沐秋拿不动刀了?”“真黄暴,阿秋你慢慢写论文去吧,我要开始享受黄柯基难得请我一次的羊肉串了。”
 
  黄少天显然已经辣到呆滞,一边哈着气一边说“辣椒什么时候变这么辣了辣死我了话说喻文州啊你怎么不吃啊你话不多吃的也不多看起来什么都不喜欢一副游离于尘世之外的感觉是怎么回事感觉你什么都不喜欢的样子。”黄少天飞快的说完又喝了一口雪碧。

  喻文州歪着头想了想“没有啊,其实我喜欢的东西有很多的,你不知道而已。”例如,我其实喜欢你。喻文州想。
 
撸完串几个人又勾肩搭背地晃悠回去,黄少天倒是跑上楼抱着吉他下来了,下楼的时候对着徐景熙说快门禁的时候楼上喊他一声,喻文州看到黄少天抱着吉他,顿时来了兴趣,干脆就在附近转悠起来。

  坐在路灯的长椅上,随手拨弄了一下弦,少年清亮的声音缓缓流出。

  也许是年轻 我们还能倔强
  还是像个 孩子一样
  在这条路上 有很多感伤
  在旅途上 迷失了方向
  也许是回忆 让我们有点儿慌
  在过往的岁月 改变了模样
  曾经的疯狂
  如今已是被磨去棱角的伤
  在记忆里回响
  在旅途上歌唱
  我们是唱歌的孩子
  唱歌的孩子
  在阳光下 在榕树上
  有我们欢笑的脸庞

  黄少天声音不大,毕竟是晚上,吵到人睡觉或者学习可是要被投诉的,路灯淡淡的暖黄色灯光打在黄少天的侧脸上,嘴角勾起微微的笑,不像平时和张佳乐他们瞎闹的大笑,而是浅浅的,很温柔的笑。

  喻文州晃悠晃悠着悄悄地走到了黄少天的身后,等着下一句歌词,便跟着唱了起来。

一个嗓音温润,一个嗓音明朗,中和在一起却意外地恰到好处。

  黄少天听见喻文州的声音时有些惊讶地回了头,但唇角的笑却依然挂在脸上。歌声也依然没停。

  我们是听话的孩子
  不想长大的孩子
  在一片片凋落的回忆里
  你的模样是否已变化
  我们是唱歌的孩子
  唱歌的孩子
  在夕阳下
  我们歌唱 只为那最美的晚霞
  我们是听话的孩子
  不想长大的孩子
  在晚风中 你会看到
  我背着吉他 浪迹天涯

  岁月静好。

  “黄少,快上来吧,马上锁门了。”徐景熙在楼上喊了声。黄少天立马站了起来,收拾好吉他,绕过椅子,“走吧。”

  “嗯。”

  但黄少天似乎也就安静了那么一小会,刚走到楼梯口就有叽里呱啦地说了起来,“文州啊原来你会唱歌的啊文州你唱歌真好听要不哪天咱俩再合唱一个?你一个人唱也可以那再好不过了!”“行啊,等哪天再出来都时候唱给你听。”
 
  走到宿舍门口,黄少天使劲拍了拍门,随即又把门把手拉住,里面的人就打不开了。还对喻文州做了个“嘘”的口型,喻文州立马会意,眨眨眼表示自己知道了,退到黄少天身后去。

  果然,张佳乐来开门的时候把门使劲儿拉,黄少天差点都拉不住了,他装模作样地在门口喊“喂你们几个怎么不开门啊还让不让我进去了。”张佳乐信了他的鬼话,扭头告诉叶修门打不开“叶修这门打不开啊,明天我们干脆别去上课了吧这门打不开咱也出不去啊。”
 
  可叶修心多脏啊,早就看透一切还故意把话说的特大声“喂张佳乐你把门锁上明天老班叫人来开门就打不开了。”黄少天一听要锁门,吓得手一松,门就被张佳乐给拽开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张佳乐你门打不开吧哈哈哈哈哈。”黄少天一进门就躺在床上笑的直打滚,“哎呦哈哈哈哈哈张二乐你怎么那么傻啊哈哈哈哈哈这都能被骗到我在门口憋笑憋的好辛苦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呕多大了还把门抵着不让人开,幼不幼稚。”张佳乐沉迷和孙哲平聊天头也不回地怼了一句。说着就把被子往头上一盖“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喻文州你管管你家小媳妇,也就你能治他了,真的吵死了跟苍蝇一样,还是十六倍速叫的那种苍蝇。”叶修受不了了,直接找喻文州“求援”。

  “????谁小媳妇谁小媳妇了啊?我和文州可没什么奇怪的关系,我要再次声明一下啊,我可是直男!直男!我和文州只是纯洁的不能再纯洁的友谊!”黄少天气得跳脚,一脚把放在床头打算放冷了再喝的开水泼了一床。

  “……”黄少天看着一摊水渍沉默了。半天憋出来一个“操”,随即开始怀疑人生。

  “乐乐啊…要不我和你挤一晚?”黄少天绝望的看向对面的床铺。但被窝里的人毫无反应,不知是真没听到还是假没听到。

  “少天,要不你下来和我睡?”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绝望的眼神觉着这是个好机会,立马发出了邀请。

  “好啊好啊文州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别人都不能比的!”黄少天立马爬上喻文州的床,钻进了被窝。

  “啧,黄少天我看你就是想占人家便宜,等会睡着了爬起来肯定又脸红心跳的信不信?”叶修随口说了句。

  “谁想占文州便宜?啊?我这么正直的人肯定是光明正大的好吗,哪像你,老不正经,叶不羞你给我听好了明天早上起来我要是脸红心跳我就不信黄,姓喻!”黄少天不甘示弱的怼回去。

  “哟,那来来来,宿舍的几位都听好了啊,明天早上密切监视黄少天看他是不是脸红了啊。”叶修下达起了命令。几人虽然有点不爽就这么听叶修吩咐,但看黄少天翻车也是喜闻乐见的事情,干脆也就都答应了下来。

  黄少天闭上眼睛,堵住耳朵,干脆眼不见心不烦,过了一会才放开堵住耳朵的手。躺在喻文州旁边,有一股淡淡的薄荷味飘进了黄少天的鼻子里,黄少天使劲的吸吸鼻子,发现这是喻文州身上的味道。

  有点好闻。

 
  黄少天开始怀疑人生。难道明天自己真要姓喻了?这样下去明天自己可不能保证不会脸红,自己脸皮薄黄少天也是知道的,但他控制不住自己啊!黄少天欲哭无泪。明天要是被叶修看到了又要被嘲讽一波。

  嘲讽就嘲讽吧,大不了怼回去再歪曲事实一波。黄少天自暴自弃的想着。

――――――――――――――――――――――――

歌名是谣乐队的《唱歌的孩子》w
感觉插入的莫名生硬xxx

【喻黄】盛夏01

第一次开文有点慌x
就是很普通的校园paro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wei)
我决定争取几章就写完x
感觉自己写的好少啊……
文笔辣鸡(?)
食用愉快w

Chapter1

  暖黄色的阳光温柔地洒在前来的少年的脸上,睫毛在脸上映下一小片阴影,额头上细密密的汗珠清晰可见。

  “喂!黄少!”远处的郑轩喊了起来,少年愣了愣神,看清来人后便飞奔了过去,“郑轩儿我跟你说我来这里转半天了就是找不到大一三班急死我了都,顺便你看到徐景熙了没,他高中的时候不一天到晚和你待着一起么,他人呢他人呢?”郑轩一边小声嘟囔着“压力山大”一边后悔着自己为什么要把黄少天喊过来。

  “那个…黄少,我觉得我们先到班上去比较好,毕竟我们马上要迟到了,还有徐景熙和我们是一个班的他昨天跟我说了。”郑轩在黄少天的文字泡攻击下有气无力地说。

  “好吧好吧那听你这么说咱们三都一个班的了?那我们是不是一个寝室啊????”“对啊黄少,寝室安排的表格你没看么?”

  ……

  到了班上两人显然已经是迟到了,两人到时班主任已经开始点名了,好巧不巧的是,还正好点到黄少天的名字。“到。”黄少天在门口干巴巴的应了一声。班主任惊诧地看了他俩一眼,示意让他们进来。

  一进班门郑轩就头也不回的跟黄少天说了句拜拜,便找到了徐景熙到他旁边坐着了。黄少天在心里暗暗地疯狂diss着郑轩,并表示他们革命的友谊走到尽头了。
 
  黄少天在班上环视了一圈,看到最后一排有个清秀的男生旁边还有最后一个空座位,只好坐了过去,“嘿同学你好我是黄少天,请问你的名字是――”“喻文州,今后请多多指教。”男生抬起头来微笑着说。

   前桌的两个人听见后面交谈甚欢,商量着最后丢了个纸条过来。

〔这里张佳乐,做个朋友吗?〕
〔叶修,认识一下?〕

  黄少天匆匆扫了一眼在讲台上滔滔不绝的班主任就立马从包里掏出笔“唰唰”地写了起来。

  〔哇你们哪个是叶修啊是那个扎小辫子的吗?你们跟我同桌认识吗?我觉得我同桌人还不错但是似乎不喜欢讲话来着〕

  〔得了吧您嘞那个扎小辫子的是张佳乐,还有你同桌确实不是很喜欢讲话〕

  〔?????你居然说叶修是我?〕

  就这么陆陆续续地传了一节课的纸条,结果黄少天和张佳乐决定和喻文州搞好关系因为这个人一看就很大佬,张佳乐说和大佬搞好关系准没错,于是两人似乎达成了奇怪的共识。

  讨好喻文州的第一个星期。

  黄少天和张佳乐抢着帮喻文州付午饭钱,结果被人家一句“不用,麻烦你们真是不好意思。”堵的无话可说。

  黄少天沉默还真是个稀奇事。

  郑轩表示黄少天不说话压力山大,说话更是压力山大。
 
  下课的时候黄少天和张佳乐窝在座位上讨论喻文州哪里好看。
 
  “黄少天我觉得你这个行为就gaygay的,我怎么觉着你怕不是个弯的吧。”

  “去去去去去谁弯的了你可别乱说啊,我可是直男!大漠孤烟的那个直!笔直笔直的!”黄少天别过脸。

  喻文州在一旁看着自己的同桌一脸正直的模样,差点笑出声。

  大学生活不再像高中那么紧张了,黄少天一行人上课是带听不听,晚上要么撸串要么打游戏,想文艺一下就抱着吉他随便到哪里唱个歌。
 
  “喂喂喂喂喂几个懒鬼今晚撸串不你黄少请客去不去?我去图书馆找下喻文州还有徐景熙你去隔壁把点心喊过来好几次他都不来真是没良心。”黄少天边穿外套边对着斜对面的徐景熙叫着。

  “行嘞黄少!”徐景熙应了一声。

  黄少天跑到图书馆里,一眼望见了坐在桌旁写论文的喻文州。

  “文州文州出去撸串吗我跟你讲吼我们学校门口的那家简直是我吃过最好吃的!走走走我今晚带你尝尝?我请客你就别回去拿钱了。”黄少天一看到喻文州就一张嘴balabala地讲个不停,图书管理员看不下去了,哐哐哐地敲了几下大写的“禁止大声喧哗”的警示语,黄少天知趣地闭了嘴。

  喻文州轻笑一声,“行啊,我还没去过呢,今天就劳烦少天大大带我去一趟咯?”声音很清澈,很好听。

  “那…我们可以走了吗,少天大大?”喻文州征询似的问了一下,似笑非笑的眼睛一下子对上黄少天的,黄少天立马背过身去,但发红的耳根暴露了一切。

  “哈哈哈哈哈文州不好意思啊刚刚我在想方锐去不去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们走吧再不走郑轩他们要等急了。”黄少天打着哈哈,抓起喻文州的手就往前快步走着。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发红的耳根有些想笑,但想了想还是忍住了。

  因为……
  笑得话会炸毛啊。